展示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展示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山岭那孤独少年

发布时间:2020-07-13 17:26:32 阅读: 来源:展示架厂家

核心提示:山岭那孤独少年 2015-3-24题记:我们都是孤独降生,大多数人也将孤独离去;多少人在孤独中作贱自己,多少人在孤独中伤害他人;多少人在孤独中推动了文明进步,多少人在孤独中留下人世间宝贵的精神财富。孤独—— 多少人心中挥之不去的阴霾,因为孤独,我们需要爱情、亲情、友情、乃致同情...   题记:我们都是孤独降生,大多数人也将孤独离去;多少人在孤独中作贱自己,多少人在孤独中伤害他人;多少人在孤独中推动了文明进步,多少人在孤独中留下人世间宝贵的精神财富。孤独—— 多少人心中挥之不去的阴霾,因为孤独,我们需要爱情、亲情、友情、乃致同情。

山外,翠绿的原野,劳作的人零零星星,耕作的牛只懒散地偷机啃食嫩草,悠然地配合着农夫做各种农活,农夫、农具、耕牛、撒野的小狗,时而翔飞时而落地集聚采食的一群群野鸟,构成一幅生机昂然,充满生命活力的乡村景象,不论是泛着水面白光映衬蓝天白云的春播,还是一片墨绿生机勃勃的夏长,抑或金光灿烂,处处散发稻香的秋实,山外都是一代代农民抚育子孙繁衍的沃土,我的生命也是山外原野年复一年的春种秋收中成长。

山里,如黛的山峦连绵不断,高耸的山峰象利剑直刺云霄,蓝天不再空阔,阳光不再灿烂,不再有人畜的生机,不再有农耕的身影,像是回到远古的蒙昧,原始的飞禽走兽,向阳的山坡日中还有着令人心安的明丽,背阴的那一边,那无边的幽深,那暗淡的葱茏,那令人生畏的寒凉,尤其日光西斜,那满目的昏暗,那凄厉的杂鸣,已经让人不寒而栗。那崎岖的山道,那路边疯长的刺荆,山沟的流溪象是与山路伴行的魂灵,时而并路向前,时而将路一切为二,溪中只垫几块摇摇晃动的小石就是山里人穿溪的路,小蛇盘绕在路边的枝条细柳上,眼睛稍加向旁边留意,就会发现蛇眼的冷光,秃鹰时而在幽谷上空盘旋,发出几声低沉的长啸,偶尔还会从杂草堆里串出仓皇惊逃的野鸡小鸟,一切的惊悚都可能不期而至,万籁俱寂,那令人心惧的幽静有时激发一股电流刺得头皮发麻,全身寒颤,恐惧感无以言比。山里就是这样,人多时还会有点喧闹,无人时如同恐怖地狱,即使成年人,也喜欢结伴去山里干活。

现在我们对待大山有种莫名的崇拜,因为大山提供了变化无穷的风光,祖国大地到处是圈围起来卖票收钱的以山为名的风景区,江西的庐山、井冈山、三清山、龙虎山,武功山等,无不是站在高昂票价的前列,都市人走在平坦的景区公路或者规划好的登山台阶,只需沿途欣赏风光自然有好心情,无需担心处处危险,而对于以山为生活手段的山里人家,大山绝不能等闲视之,路边无数突兀的利石、满山的棘刺、爬山时松露的石头,山里的各种毒虫,基本每次进山都会留下创伤,如脸上、手臂、脚上的荆刺伤,毒虫咬伤,我手上至今依然留着几处砍柴留下的刀伤,高中时一次被毒树感染使半边脸部数月生泡流脓水,还好没有毁容。

一个少年有时就独行在这无人的山岭。周六或周日假期,有时是几个少年结伴而行,更多的是一个少年穿行这荒山野岭,生活如同五味杂陈,每一个人都有心中的痛,更多的人只是将这种痛永远堙埋内心。少年这种行为只能从家庭寻找答案。

农村的人多数大大咧咧,男人粗俗,女人低贱,男尊女卑,粗放式的农业生产模式形成了中华几千年的农村生活方式,农村人离婚是为所未闻,到现在依然是这样,城市人离婚轰轰烈烈,农村人依然象平静的港湾,但这平静下也许有着太多的人间辛酸。

我父亲是典型的农村大男人主义,有着独裁式的霸权父威,还是典型的对内独裁,对外屈就式男人,在外面他一般不会随便发号施令,也无人理会,因为他不是村干部,只是一个小小的村会计,整天扒拉着算盘,厚重的老花镜时而拿下又时而戴上,极像以前的帐房先生,算着以分计的农民收成,还要整天讨好上级一样对人家笑着解释数字怎样怎样,生怕别人误会他,说他贪污跟他一样可怜的公款,所以在远近,他博得好名声,大好人、几十年的村会计、没有私心等等,每听到这些,他总是嘿嘿干笑几声,心里还美滋滋的。

在家里,他却是以另一副面孔出现,不见一丝笑容,象是全家人都欠他很多银子,尤其母亲,象跟他有血海深仇一样,稍有不如他意的地方,谩骂、控诉、贬低、挖苦等等,象对阶级敌人一样不留一点情面,而很多的不如他意都是他自己臆想的,我母亲是一个传统农村妇女,有着中国式妇女的善良,勤劳,节俭,不诽人恶语,对子女总是言行身教,但在父亲眼里,母亲好像一无是处,暴风雨般的攻击和无力的回应构成他们夫妻生活的重要部分,也是我们小孩遇到的家常便饭,虽然没有暴力行为,但语言的暴力有时比行为更伤人,他对子女也差不多,好像每个人都欠他债,常常无故地命令我们出去劳动做事,一年春节初二就命令我们几个人出去砍柴,迫于他的淫威,作为子女无权反抗,经常地家里10几口人也是冷冷清清,都不愿多在家里呆着。七八个子女各有各有做事安排,由于女多男少,我是孤立的小儿子,上下都是姐妹,做事都做不到一起。2个哥都与我相差很大,不是一个阶层的人不会在一起干活的。因此,童年的我在一个虽然人口多但缺少人情冷暖的家里成长。面对着暴虐的父亲和可怜无助的母亲,我还有其他兄弟姐妹都只能无可奈何地淡然度日。

为了不想惹祸,为了不想反复地听到没有人情味的语言攻击,为了让母亲觉得有我这样的儿子让她安心,为了可怜的母亲不至于因为我再受到父亲的刁难,为了不想让父亲觉得我一无用处,为了让家里人知道我是一个勤快的小孩,为了更安心地打发周末或者假期在家里难挨的时光,为了不想被逼与其他姐妹一起做一些女人家的细活,为了逃避没有爱的家,我总是独自有时邀他人进山砍柴,于是我就成了山岭那孤独少年。

除了进山砍柴这些天然属于男人的活,放牛、割草、背着糞篓捡牛屎,干农活等都基本充满了每天放学回家的时间,所以在农村上学能够改变命运的少之又少。

由于父亲的性格暴戾,我生命里没有一点和父亲心平气和对话的记忆,就连他作为父亲基本的对子女耐心管教的记忆也没有,都是充满谩骂,指责和命令式的吩咐,稍不如意就加重谩骂,考大学第一次没考上,在要不要补习的问题上,父亲不安排费用不让我去,是母亲擅自作主,借钱给我要我尽快去学校报到。这一瞬彻底改变了我一生的命运,如果我没考上大学,按我的性格估计也不会安心在家种地,我的性格里充满了喜欢对新鲜事情的挑战。

在感情的天平上我对母亲则完全不同,虽然我很少在家,但有什么事都是跟母亲讲,因为还有很多次独自进山砍柴回来较晚,是母亲心急如焚地前来接应我,为我热饭热菜,这点点滴滴难以在心中磨灭。刚大学毕业南漂广东,自己的前程还如同云中漂絮,家里就传来母亲病重的消息,她才六十出头,因为她一直身体不好,这消息并不让我感到意外。急匆匆回家陪伴母亲最后的时光,有一晚我当值陪伴母亲,看着她骨凸皮陷的枯槁身躯,心中叹息尽量陪伴好她的最后一程,她痛苦的低吟已经让我麻木,贫穷的家我无力改变丝毫,她一生辛劳生养众多却是为了什么,虽然我属于末尾了,按计划生育我是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但让父母和众多子女都忍受这么多的煎熬,生育还有意义吗。不管如何我还是尽职送她最后一程,折腾一晚后,第二天自己早早休息了。

睡梦中,被一陈身体强烈的抽动惊醒,眼泪似无力控制的流水倾泻而出,那铭心刻骨般的悲情如同狂风骤雨般涌遍全身,无法自控的豪泣在夜里传到远方,惊醒了在另一幢房屋住的二嫂,她急过来看看发生了什么,看到我这般无法自控的哭泣,也只能淡淡地说去看看母亲,感情只属于每一个个体,别人只能看到错位的表象,我任由带着强烈抽搐的哭泣,让时间抹平心灵的痛楚,把自己带来这个世界并且关怀陪伴自己数十年的母亲已经走到她人生的终点,因为有了母亲,自己那只飘飞的风筝还有一根线攥在别人手里,现在线消失了,风筝该会飘向何方,我无从而知,任由命运的摆布,再有自己多么地努力,母亲已经无从感知了,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回想母亲枯槁的身体,付出了一辈子,我们回报了什么,时间无法倒流,苦难人家连自己无法安生的情况下,还能有多少心思放在尽孝上,早早结束痛苦的生命是大多数临终最残酷的关怀,母亲也法避免以悲情收场。

母亲过世后,我暗想,父亲摆脱了整天让他不高兴的母亲,这下他该高兴了,他也才七十出头,身体还很好,再活个十年二十年应该没问题,未曾料到,人的生命很多时候是伴生的,配偶的离去给他留下了难耐的孤独,苦熬了不到三年,命里属于她的他也随她而去,我未曾看到他独居的画面,家里人讲,他经常一个人发呆,嘴里念念叨叨,说她怎么不早带他一起走,近乎疯疯癫癫,再好的身体在孤独的折磨下也无力消受,在不到三年时间,两位老人伴嘴了一辈子,相继在相互的折磨中离去,留下的子女们有些在重复着他们的故事。

回想自己的经历,何尝不是如此,现代多少家庭充满了猜忌,仇恨,甚至武力。

人类文明曾试图用爱情、亲情、友情摆脱孤独的折磨,但多少人看不透生命的内涵,在利益、面子、义气、私欲的控制下,将宝贵的感情消耗怠尽,家庭解体,子女流落,在缺少爱的家庭长大的孩子,多少有点人格障碍,有些可能走向犯罪,多少社会问题是由不健康家庭长大的人引起的。

自己的成长经历只是大千世界里的一股小溪,无数家庭如小溪汇聚,最终汇成人类浩瀚大海。

仅以此文献给天下的父母和天下成长中的小孩。

柳州定做职业装

绵竹定做西装

枣阳定制西服

永州西装定制